推 荐 文 章
当前位置: >> 首页 >> 战争与和平 >> 犹太人与中国人的奇缘
犹太人与中国人的奇缘
发布时间:2018-07-14 09:01:22 浏览次数:291

 来源:《亚洲周刊》201878

/林文杰

有别于居住在欧洲、俄罗斯以及世界上不少其他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国家的同胞,侨居中国的犹太人从未遭遇到歧视或不公平的对待。

今年是以色列立国七十周年,也是以色列与中国建交二十六周年。早在公元六一八至九零七年间,即中国的唐朝,首批犹太人已从今天我们称为伊拉克的远方来华,而中国人和犹太人之间的友谊便从那时开始,迄今已超过一千年。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犹太人陆续在香港、上海、天津、哈尔滨和中国东北其他城市形成自己的社群。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其后的国共内战,大部分侨居中国的犹太人离开了大陆。然而自一九八零年代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不少犹太人又纷纷回到北京、上海和广州等中国大城市工作和生活。

香港的犹太社群为数约有五千人,自一八四零年代起,持续至今,是现今世上维持得最长久的犹太社群。据估计,今天居于中国内地的犹太人为数也有约一万。

曾担任以色列第十二任总理、耶路撒冷市长的埃胡德·奥尔默特和哈尔滨更结下不解之缘。他的祖父母从俄罗斯移居哈尔滨,而祖父更一直在那里生活至离世,并安葬当地。

十九世纪末开始,逃避沙俄迫害的俄罗斯犹太人涌往哈尔滨,使哈市犹太人的数字直线上升——到一九二零年代达到高峰的约二万五千人,把该市变成远东地区最大的犹太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中犹之间的友谊最明显的展示,在于二战期间约二万五千至三万欧洲犹太人涌入上海。在当时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对他们拒之门外的关头,由英、美两国管辖的公共租界和由法国管辖的法租界向犹太难民大开方便之门。过程中,几位派驻到当时受纳粹德国控制的欧洲城市的亚洲国家外交官违反本国上级的禁令,向数以千计的犹太难民发出签证,让他们进入租界,获得栖身之所。这些外交官包括中国驻奥地利维也纳总领事何凤山、日本驻立陶宛考纳斯领事杉原千亩,以及满洲国驻德国柏林外交官王替夫。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日军占领上海的英、美、法租界,租界内犹太人的管理遂落入日军之手。四二年七月,德国国家秘密警察(即盖世太保)驻日本首席代表梅辛格来到上海,要求日本执行针对犹太人之「最后解决方案」。多亏日本当局拒绝配合,大部分当地犹太人方能存活至二战结束。

一九五零年一月,年轻的以色列国便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但中国最高领导人毛泽东选择支持阿拉伯国家和它们的革命事业,故整个毛泽东时代,以中建交都无从谈起。到了一九八零年代,以色列成为中国一个重要的武器供应来源国,但武器交付则要秘密进行,防止一旦交易曝光,惹来北京的阿拉伯盟友不满。以色列也向中国派出农业专家,帮助改进灌溉,特别是在干旱和沙漠地区。直至一九九二年一月,以色列和中国才在北京签署建交协议。自此,两国经济和其他领域的交往便像雨后春笋般迅猛发展,特别在过去五年,这种交往已达至建交时双方都不曾想像的水平。

现时中国已成为以色列最大外来投资国之一,二零一六年金额估计达一百六十亿美元,当中不少投向初创企业。其中一位最早投资于以色列科技企业的华人是李嘉诚;他还向以色列理工学院(简称Technion)捐赠一点三亿美元——是该学院历来接收最大笔的捐款。Technion及后便与中国的汕头大学携手建立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正式创办);汕头大学是由李嘉诚基金会于一九八一年捐资成立。

二零一七年九月,医学美容公司Sisram Medical(前称Alma Lasers,一三年被中国复星医药收购)完成在香港交易所的首次公开发行,集资一点一二亿美元,是首家以色列高科技企业成功在中国的证券交易所挂牌的机构,一般相信这类商业运作陆续有来。

在生物医药研发方面,以色列也执世界之牛耳。例如笔者也与Amiram Grinwald教授(我们在美国哈佛大学是同事)和Michael Belkin教授见面,我们在拓?视力、眼科学和神经科学的领域都有杰出的成就。

犹太人和中国人之间千载的深厚友谊可能取决于家庭和学校教育,特别是两个文化都强调家庭内的关爱,而首要是对父母和老师的尊敬。事实上,中国文化一向有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其实就是中国人行为和修养的根基。

一些学者通过对比中国人的农历新年和犹太人的逾越节,从而指出两个民族都存在这种独特的伦理关系。农历新年又叫「春节」,和犹太人有时把逾越节称为Chag Ha'avia有异曲同工之妙。再者,两个民族在这两个节日里都奉行相似的仪式,例如彻底打扫家居、有特别食材和仪式的家庭聚餐等。另一发人深省的共通性却隐藏在语言的某些细节——在汉语中「年」的发音是nian,而在希伯来语,逾越节降临的月份称Nisan

更重要的是,有别于住在欧洲、俄罗斯以及世界上不少其他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国家的同胞,侨居于中国的犹太人从未遭遇过歧视或不公平对待,例如,在中国大陆或香港,犹太男子可以载着小圆帽(kippa,犹太信仰的标识)穿街过巷,而不被攻击或羞辱,恐怕在世界其他地方则未必有如此的待遇了。

香港犹太教莉亚堂的Asher Oser拉比用诗般的语言,表达了犹太人之能在中国安身立命,有赖神的眷顾:「我相信神,也信天意。有时候,如果我们运气好,我们可以看到神引路的手,在华犹太人的故事,是我们交上好运的一例。我们看到神引路的手,也看到了天意。」在中国政府以至老百姓的一般印象中,犹太人是聪颖、友善、勤劳的民族,他们的才能应该贡献于造福国家、民族和世界。